首页 科技内容详情
高歌猛进两年后,新能源浪潮泡沫破裂了?

高歌猛进两年后,新能源浪潮泡沫破裂了?

分类:科技

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点击直达

telegram群组采集器www.tel8.vip)是一个Telegram群组分享平台。telegram群组采集器包括telegram群组采集器、telegram群组索引、Telegram群组导航、新加坡telegram群组、telegram中文群组、telegram群组(其他)、Telegram 美国 群组、telegram群组爬虫、电报群 科学上网、小飞机 怎么 加 群、tg群等内容。telegram群组采集器为广大电报用户提供各种电报群组/电报频道/电报机器人导航服务。

,

今日谷雨,本应是万物生长的节气,但新能源一众股票的走势却恰好相反。


阳光电源今早“20CM”跌停,跌幅探底,高达20%。截至收盘,阳光电源股价跌停价72.08元/股,总市值为1071亿元,较前一交易日缩水267亿元。

回看市场表现,自去年10月27日阳光电源股价走到高位的178.98元以后便开始持续走低,好运气似乎也遗留在了那天,一路下跌,至今累计跌幅达47.09%,期间最大跌幅更是超50%,股价已是名副其实的腰斩。


同处于创业板的宁德时代,也暴跌7%,以有点悲壮的姿态登上了微博热搜。


不只是宁德时代和阳光电源,一字之差的港股阳光能源,和新能源各个细分领域的龙头股票,今天都绿得很纯粹。再把时间线向前拉,可以发现,这些股票有一个相同的特点:从去年下半年整体趋势是一样的——俱从去年十月、十一月开始一路向下。


不管是今日带崩创业板的宁德时代和阳光电源,还是新能源个股赛道的股票,都在这个春天进入了至暗时刻。今日收盘,宁德时代跌7.55%,亿纬锂能跌4.71%,天齐锂业跌3.31%,隆基股份跌3.33%。


龙头大跌40%,导致质疑之声层出不穷:高歌猛进两年后,新能源浪潮泡沫破裂了?


宁德时代此次大跌,更多是受悲观情绪影响。


一季度,吉林、上海相继被疫情阻碍生产,这两地又是中国汽车产业链、供应链重镇,遍布汽车行业上下游企业。


以上海为例,作为中国第二大汽车生产基地,上海地区仅汽车零部件企业就多达2万家。


停产自然会影响车企销量,乘联会数据显示,3月多家车企产量大幅下滑:一汽红旗3月产量同比下滑73%,一汽大众下滑45.8%,上汽通用下滑31.3%,北京奔驰下滑30.7%,华晨宝马下滑51%,上汽大通同比下滑34%。

整个一季度,受消费低迷影响,全国乘用车市场累计零售491.5万辆,同比下降4.5%,总体低于预期。


一季度数据堪忧,车企释放出的信息更加大未来的悲观预期。


4月9日,蔚来汽车在官方App宣布:已暂停整车生产。CEO李斌表示,一辆车差一个零件都没法生产。


“受长春和河北疫情影响,3月中旬有些零部件就断供了,靠着一些零部件库存勉强维持,最近又碰上上海和江苏等地疫情,很多合作伙伴供不了货,只能暂停生产。”


4月14日,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也在朋友圈表示,“如果上海和周边的供应链企业还无法找到动态复工复产的方式,5月份可能中国所有的整车厂都要停工停产。”


车企和电池企业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蔚来、小鹏是宁德时代重要客户,如果它们停产,动力电池需求自然也会有所下降。


雪上加霜的是,在此悲观情绪蔓延时刻,宁德时代又被传出利空。


4月19日,有传闻称宁德时代2022年一季度净利润可能不足50亿元。


宁德时代1月28日发布的业绩预告显示,2021年净利润为140亿元—165亿元,同比增长150%至195%,创下历史新高。


2021年三季度宁德时代净利润为77.51亿元,这意味着四季度其净利润高达62亿元—87.49亿元。


如果2022年一季度净利润真如传闻所言不足50亿元,那环比下滑明显,大幅低于预期。


市场对宁德时代一季度业绩的担忧,主要来自上游原材料涨价。今年一季度,电池级碳酸锂从30万元迅速飙涨到50万元。


上游原材料暴涨,宁德时代虽然也通过电池涨价向下游传导,但可能二季度才会执行调整后的价格,一季度业绩无疑会承压。


再比如去年底有报道指出宁德时代过于强势,下游车企谋划出逃,寻找新的动力电池供应商。


核心客户特斯拉、蔚来、小鹏都在寻找新的供应商,广汽新能源更是“自2020年5月开始就没有用过宁德时代的电池”......


疫情反复、原材料暴涨、叠加新能源行业爆炒两年后整体估值偏高,多种利空因素交织最终让宁德时代大跌40%,跌破万亿市值。


虚高的估值


指针回拨到2018年,新能源的利好消息不断。那时,不论是“碳中和”,还是各类政策文件,亦或是对未来新能源的规划,都将投资者对新能源的期望推到了新高度。此后,新能源上市企业因为高成长性和过低的估值,迎来大涨。


但从去年底开始,新能源赛道“估值过高”质疑之声响起,以宁德时代为代表的龙头股开始应声下跌。再加上全球能源局势动荡,新能源表现一直不尽人意:


电池茅宁德时代股价下跌三分之一,截至收盘,宁德时代跌7.55%报407.00元,市值一日蒸发775.29亿元,总市值跌至1万亿元以下。光伏茅隆基股份同样下跌三分之一,从最高点100.20元下降了33.40元,截至收盘,隆基股份跌3.33%报66.80元。亿纬锂能股价腰斩至一半以下,距离五个月前的最高点148.75元有81.15元的差距,截至收盘,亿纬锂能跌4.71%报67.60元。


虽然估值虚高,但是赛道却一直为人所看好。阳光电源去年10月27日高点之后,投资者们反而越跌越买。阳光电源2022年4月20日在一季度报告中披露,截至2022年3月31日公司股东户数为14.02万户,较上期(2021年12月31日)增加5249户,增幅为3.89%。


不过,有一些机构开始变得谨慎,甚至持相反态度。去年对阳光电源青睐有加的一众券商今年似乎都选择了“抛弃”,例如,西南证券、东莞证券、万和证券、西部证券、国元证券、东兴证券等在内的多家券商去年还在发布阳光电源的研报,今年却杳无音讯。


前期市场广泛看好,价格和前景被无限拉长,一旦业绩不及预期,下滑是必然的。


拖后腿的业务


光伏逆变器和储能系统是阳光电源的主营业务,如今却内外交困。


光伏逆变器是阳光电源的发家业务。于光伏市场景气度并不高的2019年,营收占比突破60%,接近80亿元,并拿下超2400MW的竞价和平价项目,规模位居民企之首。在2019年、2020年、2021年,逆变器产品分别达成主营收入39.42亿、75.15亿、90.51亿,逐年上涨;但是主营利润却上涨不大:13.30亿、26.33亿、30.59亿。

光伏逆变器上下游的竞争压力是业绩低于预期的部分原因之一。前几年业绩高歌猛进受益于海外逆变器高毛利,且市场相对竞争较小等原因,这几年出海的企业越来越多,竞争格局加剧。边际竞争加剧导致逆变器的利润空间不断被压缩。


阳光电源是国内最早涉及储能的企业之一,被看作是储能黑马,发展至今已有8年。在这期间,阳光电源的储能储能业务产品布局涵盖储能产业链各个环节。2019年,业务远销海外;2020年,加大储能项目研发投入,发布1500V全场景储能系统解决方案,降本增效显著。可以说,阳光电源在储能领域有着独一无二的优势。


但优势不能化作利润,市场表现往往还是与真金白银挂钩:在2019年、2020年、2021年,储能系统产品分别达成主营收入5.43亿、11.69亿、31.38亿,逐年上涨;但是主营利润却上涨不大:1.98亿、2.57亿、4.43亿。


在行业中,阳光电源的储能业务也并非国内最好,在行业内仅仅排名第三。前两名是专攻电池行业的派能科技和新能源领域的技术公司禾望电气,后有资深的新能源汽车品牌比亚迪。储能毛利率仅14.11%的阳光电源和第四名比亚迪相差不过1.09%,投入和产出比,以及定位和现实之间的差距,阳光电源似乎有点后继乏力。


如果说,宁德时代的市值萎缩还只是偶然,那么今天阳光电源的20cm跌停则直接敲响了警钟:在新能源的赛道上一直突飞猛进,也会遭到估值过高的反噬。如果再加上业绩表现不佳与股市低迷,即使搭上政策的快车,也不一定就能稳步前行。


经历了新能源“小寒”的上市公司们,在春天的末尾又迎来了“倒春寒”。对于处于快车道上的公司来说,把控好公司的方向盘,才是最重要的。


没有一个冬天不会过去,也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


从短周期来看,吉利疫情、上海疫情终将过去,因此导致的生产受阻也将恢复正常。


4月18日,上汽集团旗下各企业已启动复工复产压力测试。


4月19日,停摆20多天的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正式复工复产,8000名员工陆续返厂。在相关部门推动下,特斯拉正积极推动100多家零部件生产商的复工复产。


即使4月产能仍不乐观,5—6月中国汽车产业链总会回归正常。


长周期来看,全球新能源车尚处于发力阶段,远未到销量峰值。


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新能源车累计销售650万辆,同比增长108%,渗透率达到8.3%;中国销售350万辆,同比增长165%,渗透率达到13.4%。


全球新能源车渗透率仍不足10%,这意味着,宁德时代、特斯拉等核心企业仍存在广阔空间。

中国2022年一季度的车市表现也能看出,虽然上游原材料暴涨,但新能源车市场延续了去年的高增长。


一季度以来,特斯拉、比亚迪、新势力等车企相继提高售价,分别上涨数千元至数万元不等。


轮番涨价并未阻碍新能源车销量,乘联会数据显示,一季度全国乘用车市场零售数据同比下降4.5%,总体低于预期。


但全国新能源车销量为107.0万辆,同比增长146.6%,与传统燃油车形成鲜明对比。


在新能源车成本最高的动力电池领域,宁德时代地位牢固,2021年动力电池装车量达到96.7 GWh,市占率为32.6%,连续五年蝉联全球销冠。


2022年一季度,其国内动力电池装车辆达25.51 GWh,市占率为49.75%,依旧撑起全国半壁江山。


技术壁垒层面,宁德时代依旧掌握优势。


2020年,宁德时代研发费用高达35.69亿元,占到扣非净利润的83%,数十亿真金白银筑起深厚技术壁垒。


从三元锂电池到磷酸铁锂电池,再到钠电池、换电品牌“EVOGO”,宁德时代技术路线多元而丰富,远非普通竞争对手可比。


俄乌冲突、美联储加息、国内供应链受阻等诸多利空因素结束后,万亿宁王归来,或许只是时间问题。


来源:蒋东文,能源圈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当前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